您的位置 首页 期货

政府纾困资金已成为部分上市公司救命稻草

  原标题:政府纾困资金已成为部分上市公司救命稻草 来源:新京报   政府的纾困资金,已经成为一些上市公司的救命稻草。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11月以来,有超过200家上…

  原标题:政府纾困资金已成为部分上市公司救命稻草 来源:新京报

  政府的纾困资金,已经成为一些上市公司的救命稻草。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11月以来,有超过200家上市公司宣布将获纾困资金驰援,其中被驰援方式包括受让上市公司股东股权、受让上市公司子公司、参与公司股票发行或债券发行、为上市公司融资提供担保等途径。

  近期伴随股价下跌,多家上市公司宣布股东转让股份获纾困资金接盘。迅游科技8月12日发布公告,成都高新投资集团为支持民营企业纾困,推动化解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股权质押平仓风险,防止因控股股东股权质押风险波及上市公司,已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章建伟、袁旭、陈俊分别签署了《股份转让意向协议》。8月14日,上市公司阳谷华泰披露了股东向纾困基金转让股权情况:阳谷华泰第三大股东珠海节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宣布清仓,接盘方为山东国资委旗下的某纾困基金,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转让为折价转让。

  另外,此前一些公司虽然宣布将获得驰援,但后续一直无实质性进展。在2019年以前与纾困资金达成合作意向的上市公司或关联方中,有近30家目前依然无实质性进展。其中,不乏后续暴雷的康得新、尔康制药等公司。

  虽然获得纾困资金驰援并非易事,有的合作也进展缓慢,但仍有公司频频对纾困资金示好,希望能被雪中送炭。新京报记者统计,去年以来,有24家上市公司或相关主体在对困境的解决方案中,提及寻求政府纾困资金,但一直没有披露获得资金的进展情况。也有公司为获纾困资金青睐,还决定搬迁注册地。目前虽然纾困方式以市场化为主,但也有公司直接拿到了千万元纾困补助。

  去年以来超200家公司获“纾困”阳谷华泰股东折价卖股给国资

  股价持续下滑了半年后,8月14日晚间,阳谷华泰第三大股东珠海节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宣布清仓,接盘方为山东国资委旗下的某纾困基金。

  这笔交易以折价的方式进行,珠海节达转让的2060万股,每股交易价为6.14元,转让总价款1.26亿。而在8月14日收盘,阳谷华泰的股价还为6.76元。

  转让股权给纾困基金,在资本市场上早已不是新鲜话题,但一直有新的公司加入被驰援之列。8月15日,百利科技宣布,控股股东正在实施引入纾困基金和战略投资者以降低质押率。8月14日,晨光生物公告,公司股东拟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将其持有的公司160万股股份转让给纾困基金。

  迅游科技8月12日发布公告,成都高新投资集团为支持民营企业纾困,推动化解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股权质押平仓风险,防止因控股股东股权质押风险波及上市公司,已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章建伟、袁旭、陈俊分别签署了《股份转让意向协议》。

  成都高新投资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为成都高新区管理委员会,在此次决定帮助迅游科技时,迅游科技已经有11笔股权质押达到了预计平仓线。Choice数据显示,迅游科技控股股东累计质押数占持股比例的66.87%,其中大部分为章建伟、袁旭质押。

  在宣布成都高新投资集团将入股迅游科技以来,迅游科技股价也一改此前颓势,连续4个交易日上涨。

  新京报记者盘点发现,6月以来,还有上市公司宝塔实业华昌达胜利精密华钰矿业等公司均发布了纾困基金入股的相关进展。

  8月2日,上市公司胜利精密公告,舒城县政府拟成立总规模为5亿元的“舒城专项支持发展纾困基金”,用于专项支持舒城县辖区内重点民营企业苏州胜利精密全资子公司安徽胜利精密制造科技,缓解企业资金流动性压力。

  纾困基金早在2018年10月就已被频繁关注。去年10月,银保监会发声鼓励险资投资优质上市公司“纾困”股票质押风险、深圳公布将提供专项资金驰援上市公司计划,随即多地披露纾困民企的相应方案。从2018年11月,不断有上市公司发布受驰援公告,博天环境正业科技、胜利精密等成为较早获得资金驰援的一批上市公司。

  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8年11月至2019年8月15日,A股上市公司中已经有超206家发布了相应公告,披露公司或股东、子公司等相应主体受纾困基金驰援,其中一些公司,还分批获得多笔纾困基金扶持。

  受让股权、质押融资等市场化纾困方式为主 有公司在纾困基金牵头下顺利融资

  新京报统计上述206家公司受驰援模式发现,纾困资金扶持上市公司模式多样,其中大多数为受让上市公司股东股权,以缓解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等压力,或实现战略投资。

  除迅游科技外,完美世界润和软件金一文化亚宝药业捷成股份等公司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均通过转让股权的方式获得了纾困资金驰援。

  2019年6月,完美世界公告表示,公司股东获得北京纾困资金的驰援。公司股东实际控制人池宇峰、控股股东完美控股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共向北京海国东兴支持优质科技企业发展投资管理中心转让2561万股,套现资金合计近6亿元。

  另一家上市公司捷成股份,也在今年获得北京海国东兴的入股。今年3月,捷成股份公告表示,实际控制人徐子泉向北京海国东兴转让部分股权,减持总额超过2.85亿元。

  根据东兴证券公告,北京海国东兴成立于2018年9月27日,为东兴证券与海淀国资联合设立,基金总规模100亿。该基金通过受让高科技上市民企不超过总股本10%的股权,帮助高科技上市民企化解股票质押风险。新京报记者统计,去年12月以来,北京海国东兴还受让了北京科锐康斯特合纵科技3家上市公司的股权。

  受让上市公司股权还只是一方面,地方政府还会通过质押融资的方式,帮助上市公司缓解压力,该模式以深圳为主。

  数据显示,从去年11月以来,有上市公司海伦哲昌红科技奋达科技长方集团等上市公司的股东,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给深圳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集团有限公司,涉及有50笔质押融资;有远望谷、科创新园等公司股东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给深圳市高新投或深圳市高新投保证担保公司,涉及89笔质押融资。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深圳市高新投集团为深圳国资委旗下公司,是深圳驰援民企的主力之一。新京报记者统计,深圳市高新投集团及旗下融资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在2018年11月以来频繁接受上市公司股东的股权质押。

  此外,深圳市高新投还为一些上市公司发债融资提供担保,凯撒文化香雪制药华明装备电科院兴森科技均曾发布公告,获得深圳市高新投的担保。上市公司和而泰还曾公告,深圳市高新投向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建伟借款2亿元。深圳市中小企业信用融资担保已通过对刘建伟1亿元的授信额度。

  还有的企业在纾困基金牵头下,融资顺利到位。奥马电器在中山市纾困基金的牵头下,与华鑫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签署了《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合同》与《股权质押合同》,华鑫信托将成立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为奥马电器提供融资,融资规模为9.7亿元,主要用于偿还奥马电器的债务。目前融资已到位。

  前海开源基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认为,纾困基金对于一些股权质押比例比较高的公司的意义非常大,防止这些公司出现被强平的风险,有一些公司出现大股东易主,很多时候就是因为资金链断裂,那么通过纾困基金来给这个公司纾困,防止公司经营不下去或者大股东易主。

  此外,部分纾困基金会选择参与到上市公司的增发、重组、或发行债券中。值得一提的是,也有上市公司在非经常性损益占归母净利润的比例时披露了获得的纾困资金。8月15日晚间,上市公司东方时尚披露的债券发行申请公告中就提及,2019年3月,公司收到了1000万元的上市企业纾困资金。其半年报也披露,今年上半年其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5853.7万元,其中纾困资金1000万元,与“东方时尚汽车文化小镇项目”相关补助的是4594.9万元等。

  多家企业频频示好纾困资金为获“纾困”*ST德豪股东建议迁址

  虽然有超200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已与相应纾困资金达成合作协议,但新京报记者发现,一些纾困合作进展缓慢,有的已经终止实施。

  深陷债务危机的永泰能源在2018年11月就发布相关公告,表示将被北京能源集团重组。一直到2019年8月14日晚间,永泰能源公告表示,永泰集团与京能集团未能就可能交易订立具有法律约束的协议,根据合作协议约定:协议自双方签字、盖章之日起生效,有效期为一年,现合作协议失效。

  此外,上市公司*ST欧蒲的股东佛山市中基投资曾计划将相关债券转让给纾困资金,回天新材的股东计划转让部分股权给汉江投资控股,也均终止实施。

  虽然有公司获得纾困资金不是很顺利,但一些陷入资金困境中的上市公司,仍然在等待纾困资金的垂青,并频频示好。

  如资金链早已断裂的*ST猛狮,从2018年12月起,就不断在公告中提及,寻求纾困基金的帮助,但一直未能获得纾困基金的驰援。

  财经评论人谭浩俊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原本就没有多大救援价值、一直半死不活的企业,就不会拿出纾困基金去救。真正要救的、要纾困的,是那些发展前景良好、只是因为发展过程中出现一些困难和风险的企业。

  截至2018年9月末,*ST猛狮的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了78.55%,未来一年内即将到期的机构融资约35亿元。在较大的偿债压力下,*ST猛狮当时公告表示,已经请求相关政府金融工作部门帮助,协调公司在本地的相关融资银行到期借款的续展事宜,“仍将持续结合国家、省、市各级政府为解决民营企业资金困难所采取的一系列纾困措施,向各级政府争取相应的上市公司纾困资金用于解决短期流动性问题。”

  一直到2019年7月,*ST猛狮仍未直接获得纾困资金,公司已经在今年4月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截至2019年5月10日,*ST猛狮到期未偿还的债务约28亿元。

  类似公司还有很多,新京报记者统计,还有藏格控股ST新光ST丰华长城影视等公司均发布过公告,提及公司或公司股东在与纾困基金沟通,筹措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为获得民营企业纾困政策支持,*ST德豪股东蚌埠高新投资建议公司迁移注册地址至蚌埠。其提示称,现安徽省与蚌埠市两级政府在承接珠三角及发达地区产业转移和民营企业纾困方面有相对完善的政策机制,迁址“有利于帮助德豪润达处理好当前在持续经营过程中所面临的过渡期困难。”

  在此之前,*ST德豪目前注册地址位于广东珠海,公司已经连续两年亏损,且公司股票已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公司的流动性面临困难。根据公告,*ST德豪8月9日接到股东蚌埠高新投资临时提交议案称,为了增加公司流动性,保证公司的持续经营,从2018年下半年至今,公司相继采取出售资产等措施外,也在积极与政府进行沟通,寻求政策上的支持。

  蚌埠高新投资称,蚌埠基地是*ST德豪重要的LED产业基地之一,安徽省与蚌埠市两级政府在承接珠三角及发达地区产业转移和民营企业纾困方面有相对完善的政策机制,将上市公司注册地址迁移至蚌埠,有利于公司获得当地政府的政策支持。

  在上市公司频繁示好纾困资金的同时,各地纾困政策也在不断更新。今年8月2日,中共江苏省委新闻网还发布《江苏省促进金融高质量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政策》指出,三年内争取对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融资担保责任余额达500亿元。

  纾困,仍在继续。

  ■ 案例

  基金“救急”

  康尼机电34亿收购陷泥潭:纾困基金4亿接盘其亏损子公司

  双方还约定,纾困发展基金接盘该亏损子公司后,若后续处置标的的收入高于4亿元,则处置收入中超出4亿元部分中的90%归上市公司所有,10%归纾困发展基金所有。

  2018年是康尼机电上市以来的首个亏损年。

  2018年,康尼机电实现营业收入约34.15亿元,比2017年同期增长41.2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为-31.51亿元。“主要系计提商誉减值22.71亿元,龙昕科技亏损11.51亿元所致。”对于2018年业绩亏损的原因,康尼机电如此解释道。

  由于龙昕科技亏损严重且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另外,康尼机电于2017年出资34亿获得龙昕科技100%股权后发现,龙昕科技原董事长、总经理廖良茂私自以龙昕科技名义对外违规担保且金额巨大,导致龙昕科技几乎所有银行账户被冻结,资金链断裂,龙昕科技供应商几乎停止供货,客户订单大幅萎缩,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其间,廖良茂因涉嫌合同诈骗被采取强制措施。此外,手机行业整体下滑对龙昕科技生产经营带来进一步不利影响。前述因素,导致龙昕科技业绩大幅亏损,对公司的持续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为了解决上市公司因并购龙昕科技产生的危机,防止亏损进一步扩大,康尼机电决定今年将龙昕科技100%股权出售,而本次交易的接盘方为南京紫金观萃民营企业纾困发展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纾困发展基金”),交易对价为4亿元。

  2019年6月25日,康尼机电与纾困发展基金签署了《广东龙昕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

  值得一提的是,交易双方约定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如纾困发展基金后续处置标的的收入高于4亿元,则处置收入中超出4亿元部分中的90%归上市公司所有,10%归纾困发展基金所有。

  后续,通过上交所的问询,外界也得以对这起交易的细节了解更多。首先,不考虑其他因素的影响,康尼机电收购及出售龙昕科技100%股权的实际损失为29.7亿元。因龙昕科技未能实现2018年度承诺的业绩,根据《盈利预测补偿协议》的相关约定,业绩补偿承诺方应向上市公司履行业绩补偿责任,以上市公司股份及现金合计补偿22.59亿元,同时业绩承诺方应向上市公司返还2017年度现金分红966.97万元,康尼机电将积极采取措施追究业绩承诺方的业绩补偿及返还现金分红责任。(阎侠)

  公司“求助”

  长城影视频频向纾困基金求助控股股东已遭被动减持

  此前多次债务逾期,日前子公司诸暨影视城100%股权被冻结

  2018年,长城影视实现营业收入144669.85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6.1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1425.87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44.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43117.85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500.52%。

  业绩下滑的同时,长城影视的债务问题逐渐显现,多次发布债务逾期未偿公告。

  同期,长城影视还出现了子公司股权被冻结和银行账户被冻结的情况。

  在2018年的年度报告中,长城影视表示:“截至本报告披露日,公司到期未清偿债务金额为2.72亿元。公司正在与各债权人协商沟通,并通过加快回收应收账款、降低对营运资金的消耗来提高公司的偿债能力,同时,公司也在积极寻求地方政府纾困基金帮扶,寻找其他具备实力的公司,引入资金和项目进行影视主业的战略合作,将公司原有的独家拍摄模式转向更市场化的合作方式,引进其他投资方参与投资公司储备的精品剧目,降低投资风险,发展影视主业。”

  2019年6月4日,长城影视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也提到,“公司在积极寻求地方政府纾困基金帮扶。”

  那么,截至目前,长城影视找到纾困基金了吗?债务解决得如何了?8月16日,新京报记者致电长城影视,并按照其董秘办工作人员的要求将采访提纲发送至指定邮箱,截至定稿,未能收到回复。

  不过长城影视8月14日晚间发布公告,公司持有的诸暨影视城100%股权被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截至2018年12月31日,诸暨影视城经审计净资产金额为19842.67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2018年12月31日)经审计归属于母公司净资产的83.22%。另外公司又有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同时,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再次遭遇强制减持。而同时,截至2019年7月29日,其董事长赵锐均原来公告的减持计划实施完毕。

  (阎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5刻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45g.cn/11388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